最热

那么如何综合解决好这个问题呢?我认为

2018-10-24 12:40

0荐闻榜

首先,全球性的温室效应正在日趋严重,而各种矿物燃料的碳排放却有增无减,如果航空公司能在减排方面做出表率作用,无疑对推动全球减排有着一定的示范作用。据航空运输行动协会(atag)估计,到2020年,航空业使用生物燃料的份额将达到15%,欧洲航空业将因此减少3500万吨碳排放,节省20.1亿美元燃油成本;到2030年,这个份额将上升到30%,欧洲航空业会因此减少1亿吨碳排放,节省燃油费用58.3美元。

我认为,这些都是大家对“地沟油”燃料使用和管理所认可和没有什么分歧的地方。环保人士对“地沟油”使用的担心,主要是来自未来发展趋势。首先,生物燃料行业使用包括谷物和植物油在内的食用原料,这一做法一直被认为是导致全球食品价格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。其次“生物燃料”第二代虽然打出不“与粮争地”的旗帜,但这一路线也对环境带来了负面影响,开发需要从麻风树、亚麻荠、海藻和盐生植物等植物中提取,并且要实现规模化生产才能满足市场需求,如果这种燃料被大量使用,可能使大片的热带雨林和至关重要的生态系统遭到破坏。有环保人士指出生物燃料行业使用棕榈油生产生物燃料,导致印度尼西亚雨林被毁。虽然生物燃料在近年来发展迅速并初步展示了广阔的发展潜力,但其中就涉及到生物燃料对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的威胁,这也是生物燃料遭到环保人士诟病的重要原因,也引发了越来越多的争议和批评。此外,一些研究人员也表示,短期内太阳能还很难运用于飞机上进行飞行旅行,而除了“生物能源”外,目前还没有可替代的“新能源”。企业生存之道就是要追求利润,“地沟油”加工成本相对是比较高的,如果一旦打开了管制使用“生物能源”的堤坝,那么许多廉价的方法将会被“企业”所滥用,并产生出适得其反的结果。

其次,金融危机、债务危机和油价高涨一直都困扰着全球经济的发展,如果这种“新能源”能够为一些企业生存带来一线生机,能够增加就业,这也许就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发展之路。如2008年国际油价保持高位运行,并不断刷新历史纪录。作为用油大户的航空行业对此反应敏感。当国际油价首触115美元,引发航空股超过一周的暴跌。国际油价上涨是航空股大跌的主要原因,航油价格的每一次上涨都将对航空业形成巨大冲击。尽管航空公司可以通过调整燃油附加费、提高机票价格来抵消部分负面影响,但难以消除全部成本压力,甚至导致一些航空公司倒闭或者重组。今年3月份,美国各大航空公司在3月23日相继宣布将在2011年度未来月份采取削减客运量措施,以应对油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。油价上涨所带来了的票价上涨,实际上也让旅客出行负担了更多的费用。

当然,也有很多专家认为,这样一个“生物能源”使用的命题,关系到的是全球生态平衡问题,是否能很快地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,并有各国政府的支持,还将是一个漫漫探索之路。

综合以上情况看,实际上航空公司和环保人士相互的焦点就是一个“生物能源”使用监管的问题上。也有报道称:“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:生物燃料研发正处在初级阶段,何时能够克服技术障碍,建立相应的财务和法律框架,正是‘生物能源’被大量使用的关键问题。”

不过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们在对“生物能源”认识和再认识的过程中,观念在不断更新,共识也在不断形成。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共识的不断形成,研究也会不断加快步伐。所以,未来的“地沟油航班”燃料研究还会带来更多可喜的成果,管理也会更完善和规范,人们并不希望这种研究中途夭折,成为一种遗憾。

那么,既然是一个共同的目的出现的两种分歧意见,而非背道而驰两个观点,相互间是否可找到一个契合点呢?我想这应该是可以的,因为都是以绿色环保为出发点,那么他们的共同点是很多的。

10月7日英国汤普森航空公司成功推出了首个“地沟油航班”。执行这次飞行任务的飞机一个引擎的燃料中加入了50%的“氢酯和脂肪酸”,它是由厨房废油加工制成的,也就是俗称的“地沟油”。不过,多名环保人士到机场举行裸体抗议,指责汤普森航空公司加大开发生物燃料会严重破坏环境。

刊登于《空运商务》2011年第22期

再者,在“地沟油”的再利用和管理方面,许多国家的政府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实施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管理规定和办法,尤其一些发达国家对上游地沟油回收也进行了统一监管。在这样一些国家里对这方面的监管现在看来是行之有效的。在德国,餐馆必须与政府签订“泔水回收合同”。详细规定了泔水由哪家企业回收、何时回收、回收后由谁加工等。同时,开餐馆前,必须购置油水分离的设备。这个处理设备是按照最严格的欧洲油脂分离标准设计的。分离出来的油由政府特批的公司统一回收。据称,德国地沟油回收利用率已达到100%,老百姓完全可以抛开对地沟油回流餐桌的顾虑。在美国,能源部门强行要求联邦、州和公共部门必须有一定比例的车辆使用生物柴油。德国政府则对生物柴油实施完全免税优惠,鼓励生物柴油广泛应用于奔驰、宝马等品牌轿车,同时规定主要交通干道只准销售生物柴油。废旧油脂等地沟油在国外广泛用于绿能开发,相关项目被各大机构竞相购买。

“地沟油”能成为航空生物燃料,在人们的印象中,本应该是一种“绿色环保和低碳”的能源燃料,但现在环保人士却指责说,如果这种燃料大量被使用,将会使用植物作为生产原料,使大片的热带雨林和至关重要的生态系统正在遭到破坏。“生物燃料制造商们夺走了穷人的耕地来给飞机提供燃料。这完全就是一场灾难。”

(供稿: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市场销售部,

很明显,在这项“生物能源”研究的初期,如果因为一些技术问题放弃了我们追求和奋斗目标,这应该都不是企业和环保人士所期望的。我们甚至可以说,我们这样做了,实际上是“因噎废食”,绝不是一种环保“可持续发展”的思维方法和做法。那么如何综合解决好这个问题呢?我认为,从“地沟油”到“生物能源”,既然都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的研发和使用过程,应该允许在一定范围内,或一些国家给予使用和继续研究。毕竟目前还没有更好的替代能源,而且当前又处在经济不景气,石油价格高企的阶段,人们对新能源研发和使用的动力及需求都很大,也愿意投入人力、物力和资金进行研究和实验。从当前多家航空公司大胆地在客运航班上使用“地沟油”替代石油的做法就能说明,航空企业有开发的动力,同时也得到了旅客的支持。这既是难能可贵的,也表明人们心中有这种强烈的愿望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只有在使用中才能更好地对这种“能源”进行更深的研究,或许研究的结果就可以发现更多的替代品和产生出更多使用方法,使这一类的“能源”使用不会出现破坏环境的情况。这其实就是一个管理上“堵”和“疏”的问题。历史上许多实践表明,“堵”的效果往往不好,而“疏”的方法,却能让事物向正确的方向发展。

很明显,目前航空企业和环保人士出现了大相径庭的分歧意见。一方面是航空公司希望使用“地沟油”替代石油,摆脱对不可再生的有限资源依赖,减少碳排放;而另一方面,环保人士却认为,再生燃料的大量使用的下一步,将是以植物为生产来源,它的生产过程将与粮食和清水资源争夺发展空间,那么所产生的碳排放总量其实比矿物燃料还要多。同是一种环保目的的愿望,却出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看法,这对于人们早已盼望的环保“地沟油航班”确实有了几分无奈和遗憾。

最新

推荐